•    
        这头型叫脏辫,也许只有北京这么叫,曾经看到别人这样的发型觉得很羡慕,总是梦想自己的头发能长长,完后也做个这样子的,但是总是因为心情作怪,不是烫了就是剪短了……
        原来这样的‘头发’是可以接的,一缕缕纤维‘头发’摆在我面前的时候,也没有犹豫,就在强烈疼痛中安到了我的头上……
        很疼,很痒,但是我还是很喜欢。
        这就是我的脏辫生活,我现在的样子,和你们一起分享!